22 05
2017

【五月資金面】貨幣政策看清可能容易,真正看透還需要時間!

發布者:品牌公關部 來源:中證金葵花研究部

導讀 :既然中國政府已經降服了有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和社會危機的兩頭猛獸,那么意味著一切修正與檢討錯誤的工作也即將提上日程。對于今年以來,資金價格高企,市場流動性緊張,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穩定,地產調控等等,這些現象與事件。想真正看透、看懂,還要時間。

 

一、4月M2同比增長10.5%,增速比上年同期低2.3個百分點

 

4月末,廣義貨幣(M2)余額159.63萬億元,同比增長10.5%,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1個和2.3個百分點;狹義貨幣(M1)余額49.02萬億元,同比增長18.5%,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個和4.4個百分點;流通中貨幣(M0)余額6.84萬億元,同比增長6.2%。當月凈回籠現金212億元。

 

 

分析:4月,M2同比增長10.5%,持續3個月逐步回落。M1同比增長18.5%,增速相對3月有所回落,繼續高于M2。這說明實體經濟在消費端保持強勁的情況下,投資環節相對不足。

 

二、4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39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6133億元

 

初步統計,2017年4月末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為164.2萬億元,同比增長12.8%。增量方面,4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1.39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6133億元。

增量數據構成:4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08萬億元,同比多增5164億元;對實體經濟發放的外幣貸款折合人民幣減少283億元,同比少減424億元;委托貸款減少48億元,同比多減1742億元;信托貸款增加1473億元,同比多增1204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增加345億元,同比多增3121億元;企業債券凈融資增加435億元,同比少1930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769億元,同比少182億元。

 

 

分析:4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08萬億元,同比多增5164億元。同時,票融持續減少,表外的信托貸款大幅增加,說明實體經濟對信貸融資需求旺盛,這一定程度上超出市場預期。

 

三、資金價格維持較高水平,3月與6月期限Shibor繼續倒掛

 

4月份,市場流動性繼續維持趨緊狀態,中長期限資金價格維持較高水平,1個月期限Shibor整體回落,但是3月與6月期限Shibor繼續倒掛。隔夜與1周期限Shibor整體略微上行。

 

 

截至5月18日,隔夜利率為2.7641%,1周Shibor為2.8867%,2周Shibor為3.4134%,1月Shibor為4.0525%,3月Shibor為4.4439%,6月Shibor為4.4043%,9月Shibor為4.2814%,1年Shibor為4.2864%。

 

 

分析:防范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控制房價上漲,堅持穩健中性貨幣政策,控制好貨幣總閘門等等,這是今年以來貨幣政策的重要內容。實體經濟信貸需求又較為旺盛,再加之金融去杠桿,這些因素造成市場流動性供給與需求之間的失衡,進而支撐資金價格維持較高水平。

 

四、4月央行實現貨幣凈投放2100億元,中期借貸便利余額達41083億元

 

雖然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基調已經確定,但是在市場流動性與資金價格不斷上行的背景下,央行靈活通過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常備借貸便利(SLF)與中期借貸便利(MLF)等工具,調控短中長期市場流動性,進而穩定市場預期。

 

 

4月末,常備借貸便利(SLF)余額102.72億元,操作金額合計108.87億元;中期借貸便利(MLF)余額41083億元,操作金額合計4955億元。

貨幣投放與回籠方面,4月份,央行貨幣投放量為8800億元,回籠量為6700億元,整體實現貨幣凈回籠2100億元。

 

 

分析:過高的資金價格不僅僅是金融去杠桿,也是為抑制地產消費。因此,政策方面明確的情況下,央行將繼續通過公開市場逆回購操作、常備借貸便利與中期借貸便利調控短期市場流動性。

 

五、失落的美元指數,人民幣的穩定回歸

 

 

4月份以來,美元指數出現大幅下挫,截至5月19日,最低下探至97.37。而人民幣兌美元即期匯率運行較為穩定,在單邊貶值預期被打破的情況下,4月份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美元匯率雙向浮動有所展開。

 

 

 

分析:強勢美元在理論邏輯上能夠引導全球美元回流美國,接盤美國股市、樓市等,但是這一邏輯與特朗普政府的很多政策相沖突。當預期與邏輯慢慢不成立的時候,美國股市與債券市場面臨的風險迅速增加。中國進出口貿易穩定,而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又較為強勢,這對保障金融安全具有極大作用。

 

六、外匯儲備連續三個月上升,居民個人購匯降至一年半最低

 

人民銀行公布數據顯示,4月外匯儲備為30295.3億美元,較3月末外匯儲備30091億美元上漲204億美元。這是我國外匯儲備連續第三個月上升,為2014年6月來首次。

4月末,中國黃金儲備報5814萬盎司(1808.36噸),前值5779萬盎司(1797.47噸)。黃金儲備總值為747.51億美元,前值為714.85億美元。

 

 

國家外匯管理局5月17日公布的最新數據顯示,今年4月,銀行結匯8308億元人民幣(等值1207億美元),售匯9334億元人民幣(等值1356億美元),結售匯逆差1026億元人民幣(等值149億美元),同比下降37%。

分析:從2017年1月1日起,個人購匯申報新政開始實施:無論是在銀行柜面還是通過網銀、手機銀行等電子渠道辦理購匯,均需要填寫《個人購匯申請書》,明確填寫購匯用途。這一政策操作扭轉了人民幣單邊貶值預期,跨境資金流出壓力也明顯減緩,加之貿易順差,外匯儲備規模持續回升。

 

七、綜合分析:貨幣政策看清可能容易,真正看透還需要時間

 

步入2017年以來,一切都在發生非常的變化,不管是地產市場調控,還是貨幣政策預期;不管是金融去杠桿,還是資金價格的大趨勢上行,等等。這些系統性要素在劇烈地扭轉著實體經濟的運行軌跡,也在改變著虛擬經濟中投資者的預期。

2016年和2017年1季度,我們在不知不覺中經歷了兩大有可能引發系統性危機的事件,好在政府處置果斷,一切還是那么的穩定。其一,2016年下半年開始的,人民幣兌美元單邊貶值預期,甚至失控,因為這背后是資本項目下國內資金的洶涌流出;其二,房地產市場的瘋狂上漲,因為房子像2016年那種上漲態勢,就是對國民財富的誘騙式搶劫。

如今,既然中國政府已經降服了有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和社會危機的兩頭猛獸,那么意味著一切修正與檢討錯誤的工作也即將提上日程。

對于今年以來,資金價格高企,市場流動性緊張,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穩定,地產調控等等,這些現象與事件,我們只有站在上面的維度才能夠看清。想真正看透、看懂,也許還要時間。